這車開的猝不及防:如何把高考作文寫出武俠小說的感覺

知乎上的一段問答,

問:如何把 2016 年各地高考作文寫出武俠小說的感覺?

回答者:大師兄_朱炫微博地址

他的回復完美回答了提出的問題,還趁機發了車。

完全是圍繞高考相關的文字,卻寫出了XX小說的感覺,腦洞非常大,讓人看到心潮澎湃,欲罷不能。

非常佩服這些人的文字能力,耐心慢慢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公子,上來做題吧

文/朱炫

1

“客官,進來做題嘛,我們這什么題都有!”

高考前一個學期,王超走入翠紅補習班,頗有些羞澀。

都說翠紅補習班的頭牌鶯鶯老師,教學方法冠絕江南。

一根玉指,知識點一點即中,兩片薄唇,提煉中心思想,好讓閱讀理解深入淺出。

“我…我想找鶯鶯老師補課。”王超說。

然而鶯鶯老師可不便宜,一節課八百兩。

“便宜的也有。”小二搓了搓手道: “不如,試試小燕老師吧,她在生物有絲分裂這一章,頗有些心得,可以迅速提高生物成績,只要二百。”

王超表示二百兩我也沒有。

“沒錢逛什么補習班?”

年輕人垂頭喪氣,想來這里師資力量雄厚,卻與他這貧寒子弟無關,感慨一聲,正要轉身離開。

“公子留步。”

女人生的嬌俏,膚如羊脂,好似個玉人,她站在二樓,憑欄遠眺,掩嘴笑道:

“高考在即,多補一個無妨,我今日講離子通過離子泵的跨膜運輸,公子上來吧,不收你錢。”

正是鶯鶯。

那天王超就認識了鶯鶯。

2

“公子是第一次嗎?”

“是…是第一次上補習班。”王超撓撓頭,臉漲得通紅。

“來這提高知識水平的,誰沒個第一次。”

女人掩嘴竊笑:“聽課聽懂了,看書理解了,一定要多動動筆,所謂不動筆墨不讀書,不完成一定數量的書面練習,是絕不能達到知識的消化和掌握的。”

說著,鶯鶯猛地掏出一根圓珠筆,悄悄塞進王超手里 ,后者愣住。

“你…這是想做什么?”

“做題。”

女人兩手嫻熟,不多時就解開了密封卷的繩子,整張潔白的模擬卷一覽無余,王超慌忙別過臉去,他一個少年,哪見過如此模擬卷。

每一道選擇題都起伏波瀾,每一格完形填空都凹凸有致,那些大段的簡單題,記敘文體,更是從未見過的緊致,少年頓時氣喘吁吁,還沒做題,就已經濕透了脊背。

“別…鶯鶯姑娘…這道題不行…”

女人微蹙眉頭,咬著下嘴唇,盡管王超是第一次做模擬卷,可少年人蓬勃的求知欲卻如火球一般吸引著老師。

“來,放輕松,先審題。”女人指著第一道選擇題。

“離子泵是一張….具…具有ATP水解酶活性的載體蛋白,能利用水解ATP釋放的能量跨…跨膜運輸離子,下列敘述正確的是.…不行….這道題太難了。”

少年通紅的臉額化作一輪太陽,他煩躁地擠壓著圓珠筆,發出噠噠的聲響。

“A離子通過離子…泵的跨膜運輸屬于協…協助擴散…真的不行了,鶯鶯別讓我做這么難的題…”

“繼續!”

“B離…離子通過離子泵的跨膜運輸是順著濃度階梯進行的…”

“回答我!”鶯鶯提高嗓門,加快問答節奏。

鶯鶯老師不愧是市優秀教師,她正主導著補習節奏,從閱卷,審題,到思考,乃至于下筆,都由她翩然帶領,王超被他拉扯著,在題海中沉浮。

少年身子前傾,握緊圓珠筆,汗水打濕了筆尖。

“C動物一氧化碳中毒降低離子泵跨膜運輸的速…”王超幾乎是哭喊著:“我…我選A!”

王超怒吼一聲,渾身脫力。

“公子答錯了。”

女人不多說,有一些失望,原本高漲的學習熱情,瞬間消弭冷卻,她掀得簾子走了,不多時,又捧了卷子出來。

“模擬真題黃岡卷,公子還是先做一遍吧。”

王超手心有濕熱汗珠,沿著手腕,手肘,最終啪嗒落在地上。

事實證明,王超是個學渣。

3

明月高懸,在閣頂金瓦上,潑下一片銀輝,白衣如雪的公子手持鉛筆盒,站在一片皓月之下。

“我姓白,叫白鷺寒,是瑩瑩老師最得力的小助手,我出三道題,答出任何一道,等會兒的一對一補課,我讓給你。”

白鷺寒瞥了眼王超,輕蔑笑笑。

“玻爾原子模型的三個假設是什么?”

白鷺寒先發制人,鉛筆盒中數只圓珠筆悠悠蕩開。

“輳力場中,偶極躍遷的選擇定則又是什么?”

白鷺寒借助練習冊翻飛的浮力,高高躍起,居高臨下。

“以α和β分別表示自旋向上與自旋向下的歸一化波函數,能否寫出兩個電子體系的自旋單態和自旋三重態波函數?!”

“你…你這是超綱題啊…”

白鷺寒翩然落地,冷笑一聲:“抱歉,我要去一對一補習了。”

不多時,瑩瑩老師的教室里,傳來女人的驚呼。

從那些窗戶縫隙中,王超看見白鷺寒粗魯地將試卷從女人懷里抽出來,摁在桌上,提筆就寫。

他毫不顧忌女人臉色,只是疾風狂雨一般答題。

“停…快停下!不...不要這樣!這些題你都答對了!”

女人叫喊著,要白鷺寒慢點答題,可白鷺寒完全不予理會,他化作一臺機器,瘋狂,迅猛,暴烈,無休無止的答題。

“啊!”

白鷺寒大吼著,填滿了整張答題卡。

又是一個100分。

事實證明,白鷺寒是個學霸。

4

靜寂的酒肆,王超坐在桌旁,揚了揚手。

“老板,再拿些題來!”

“客官,你太厲害了,小店的題,都被你做完了!”

“不夠!”

“可是,真的沒有多余的練習冊啦。”

“無妨,不就是要錢嗎,給你二十兩,去隔壁再買兩斤理綜真題來。”

“公子不懂復習。”鶯鶯忽然出現,倦容淺笑:“也不懂對知識查漏補缺,加深理解框架,使知識系統化。”

“鶯鶯老師…你什么意思…”

見王超已經做題到眼圈發黑,女人善解人意的點來一杯六個核桃。

“其實我,并不看重分數。”鶯鶯視線投向遠空。

“看重分數的女人,往往都看不透教學大綱。”

王超攤開黃岡真題卷,只有59分,兩人都沒有說話,良久,女人笑了。

“公子知道為什么成績不提高嗎?”

鶯鶯伸出一雙玉手,從容翻開高考復習總綱領,月光下,復習綱領上飽滿的圓珠筆字跡,都是少女年輕時活過的痕跡。

“每個人的學習情況不一樣,復習會有不同的側重面,但有一點應該是要共同注意的,就是期末復習應該抓住重要的內容、主要的規律和基本的方法。”

女人說到重點,咬了咬嘴唇,手也越來越往下,竟向著那幽邃濃密的復習理論中去了,最終挪到了專題復習這一欄。

“圍繞專題復習,那往往要打破章節之間的界限,搞清楚章節之間內在的聯系,把所學的知識“串”起來,使之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。”

“把章節…串起來么…”

王超愣住,原來是這樣,以前都是用蠻力,下死力,不得其法,以至于失去了技巧,鶯鶯老師不愧是閱卷無數,小小的復習方法被她玩弄于鼓掌,一個串字,就解答了學習的真諦。

“沒錯,在頭腦中形成一個學科知識的總體框架和主線索。”

“形成總體框架啊…”

王超仿佛瞧見了總體框架和主線索交纏在一起,發出悅耳的,勾人魂魄的聲音:來學習吧,孩子,來成為年級第一吧,來贏得我這朵市三好生的小紅花吧,來嘛,來拉格朗日嘛…

“這是心魔。”

女人的手摁在少年胸口:“做題要用心,要把心獻給考卷,但是太想考好,會被心魔吞噬。”

王超摸了摸胸口,那里勃勃跳動,仍有女人手掌的余溫。

隨后鶯鶯輕聲道:“公子是可以上985,開挖掘機的人,卻沒有信心,我也無能為力。”

“以前有個男人跟我說,他要去北大,后來他上了北大青鳥,我才發現,原來他只是說說而已。”女人的臉埋進膝蓋:“我一直在等一個上985的男人,不是北大青鳥那種。”

明月的光芒落在女人姣好的臉孔上,所有對知識點的掌握都被云朵所吞沒。

少年在那一刻,忽然覺得,體內充滿了主觀能動性。

5

“考我。”

王超搬了把椅子,坐在女人對面。

“別這樣,我們考過好多次了…”

“這次不一樣,來啊,互相做題啊!”

王超不知哪里來的蠻力,將習題冊拍在桌上,一把撕去了封皮。

“別撕!”女人喘息著,面色紅潤:“好多題…”

最終,她猶豫了會兒,她從未見過如此多的題,王超一定是做了一晚上,這是少年人的精氣,只有他們,可以通宵做題,一夜做數百道還不停歇,成年男子,比如作者我,一夜做一道就氣喘吁吁。

尋常補習老師,誰又挨得住那些題庫海潮般的沖刷,她妥協了。

“下列與細胞相關的描述,正確的是,A酵母菌的細胞…核內含有DNA與RNA兩類核算,B核…核糖體…溶酶體都是具有膜結構的細胞器…

“B。”王超脫口而出。

“在…在《永遇樂(千古江山)》中,辛棄疾回顧了元嘉年間的北伐,宋…文帝...”

“封狼居胥。”

王超揮汗如雨,每一次答題,都用盡全力,這一次,竟連題目都沒說完,王超便報出了答案。

“啊…在三角形ABC中,角A,B,C,的對邊分別是a,b,c, 若(a?2;+b?2;+c?2;)tanB=√3ac,則…則角B…”

“三分之π。”王超換了個姿勢,改為雙手捧著習題冊:“或者三分之二π!”

短短數秒,竟然兩個答案,且都是對的。

接踵而至的正確答案,如同小錘,鶯鶯終于無法自處,她捂著臉,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,盯著王超。

“公子你…”

“考我,用全力考我。”

王超面不改色,如同撕咬一切的雄獅,把習題冊咬在嘴里。

“我要做那張模擬卷。”

“那…那張么…”女人愣住,最終嘆了口氣:“好吧,但是只能做一次。”

試卷的分數出來了。

這次是61分。

昏昏沉沉的午后,翠紅補習班的教室,只有兩個人。

“也許…公子就是我等的那個…上985的男人…”

女人盯著分數,壓抑不住的狂喜,可她的聲音越發小下去,原本白皙的皮膚也由內而外地滲出一縷陀紅,如同盛開的曼陀羅花朵,又好融化的胭脂。

“不可能,他怎么可能進步!”白鷺寒撞門進來。

“我考了98啊!他算什么!”

鶯鶯老師看了眼白鷺寒,手中是他最近的模擬卷:“噢,那你退步了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白鷺寒咆哮:“就算我98分,也比姓王的多37分!37分什么概念,四舍五入就是100分啊!”

“白公子什么都不懂。”鶯鶯臉色冷淡,撩了撩頭發,輕笑道:“你一直做的是全國卷。”

她起身,拍了拍白鷺寒肩膀。

“可王公子剛才做的——是江蘇卷。”

“什…什么?江蘇卷?”白鷺寒噗通跪倒。

“我要退學。”

一直沒說話的王超,忽然把臉深深埋進了書包里。

少年忽然想起,曾經有個人叫王后雄,他那天喝多了,拿著2B鉛筆在教材上奮筆疾書,寫下一句話——再盛大的模擬卷,也有熄滅的一天。

6

“你贏了…”白鷺寒臉色難看,忽然抬頭:“可是我不明白,為什么你要退學?!”

“圍繞專題復習,我已經打破章節之間的界限,搞清楚章節之間內在的聯系,把所學的知識“串”起來了。”

王超輕輕的說,他從容的將手伸進筆袋,攪弄著,捏出一只削好的2B鉛筆,這只鉛筆太尖,可以刺破一切。

“我已經讓知識點,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,或者說,在頭腦中形成一個學科知識的總體框架和主線索。”

少年又摸出一只英雄牌鋼筆,雄壯威力:“復習不是簡單的重復,溫故而知新這一目的,很大程度上是在專題復習的過程中達到的。”

王超將筆芯打開,插入墨水瓶,吮吸著墨汁,飽滿的黑色墨水淹沒了筆芯,填滿了它,又道:

“但是這些道理,一點屌用也沒有。”

“公子的意思,我不明白,你要離開我了嗎?”鶯鶯老師也一臉急切。

“就算我什么都懂了,也只考了61分。”王超輕聲說:

“我現在才知道,江蘇卷怎么復習都沒屌用。”

男人轉身走了,走入一片陰沉的夜幕。

那天以后,翠紅補習班再也沒有人見過王超,后來聽說他把挖掘機開進了高考命題組。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